繁星190303 / 財經 / “大數據殺熟”背後的算法在為誰服務?

分享

   

“大數據殺熟”背後的算法在為誰服務?

2020-11-20  繁星190303

作者/白開水

編輯/赫貧 夏爾連

10月16日,韓女士在某電商平台上購物,中途用另一部手機結賬,意外發現同一家店鋪的同一款產品針對不同消費者的售價不一樣:至今已經註冊了12年、總計消費近26萬元的會員賬號比至今註冊5年、總計消費2400多元的賬號價格高了25元。

在社交網絡上,和韓女士一樣受到區別對待的人不在少數,這些普遍、類似的遭遇催生了一個新的概念:“大數據殺熟”。

無處不在的“大數據殺熟”


“大數據殺熟”是指同樣的商品或服務,老客户看到的價格反而比新客户要貴出許多的現象。對於消費者而言,這種現象早已滲入到日常生活中。

今年3月,天貓超市被爆“大數據殺熟”:針對同一商品,88VIP用户比普通用户所要支付的價格更高。

2019年初,文章《攜程的牌坊倒塌了》引爆網絡,曾擔任谷歌技術負責人的作者陳利人在文章中陳述了自己所經歷的“殺熟”:同樣行程的機票,在攜程上第二次購買時顯示的價格比第一次顯示的價格高了近1500元,而在航空公司官網上顯示的價格卻比第一次的價格還便宜650元。

2018年3月,有網友爆料,在同一平台打車,起始地點均相同,蘋果用户所要支付的行程費卻比其他用户貴出許多。

類似的例子不勝枚舉,這裏就不再贅述了。其實,早在2000年電商巨頭亞馬遜就已經被曝存在“殺熟”行為:同一款DVD,在刪除瀏覽器的Cookies之後(cookies是某些網站為了辨別用户身份,而儲存在用户本地終端上的數據),售價從26.24美元降到了22.74美元。發展到今天,“大數據殺熟”在網購、機票預定、網約車、酒店預定、外賣、電影票銷售等眾多領域廣泛存在,而且新花樣層出不窮,套路千變萬化,早已令人防不勝防。説到這裏,斗膽問一句,今年的雙十一,你被“殺熟”了嗎?

我們正在被瞭解、監控和引導


不斷暴露的一起起“大數據殺熟”案例令人感到震驚、氣憤,更讓我們意識到一個更深層次的問題:我們所使用的某些產品正在試圖瞭解、監控和定義我們。

平台既然能夠為具有不同消費能力、消費意願的人羣展示不同的價格,那麼它一定知道消費者更多的信息。不知道你有沒有和以下類似的遭遇:在B站上面看了好幾個相同BGM的視頻,結果馬上就在網易雲的推薦裏面看到這首BGM的名字;在百度上面搜索了某本小説,打開QQ馬上發現好友動態頁面的廣告就有這本小説;去XX景點領略了一下宜人的風景,回家馬上發現瀏覽器首頁出現了有關這個景點的信息;想在京東上面買一件衞衣,看了看沒有合適的,第二天打開百度,猛然發現百度的彈窗廣告變成了衞衣的,款式也和你之前在京東上面看到的差不多,接下來你打開了淘寶,再度震驚地發現淘寶首頁也為你推薦了衞衣,款式竟然也相差無幾……

以上寫的都是我本人在網上看到的,在社交平台上訴説類似經歷的人不在少數。這些例子足以説明很多平台利用算法收集了海量的用户信息和數據,通過對這些數據的分析,瞭解用户的身份信息、喜好、習慣等,進一步為用户貼上不同的標籤,甚至是預測用户的行為,從而開啓“個性化推薦”。我所使用的產品甚至比我自己還要了解我,以至於它可以定義我,它不僅知道我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我現在需要什麼,還知道我可以為此付出多大的代價。

智能手機是現代社會的必需品,我們和它形影不離,它知道我們什麼時候睡覺,什麼時候醒來,什麼時候上班,什麼時候娛樂,家在哪裏,平時最喜歡去哪裏玩,它甚至可以根據我們的手機和其他手機的聯繫知道我們什麼時候和誰在一起。寫到這裏,我突然意識到,手機可能還有另一個名字——監控器。不僅僅是手機,那些我們想不到的地方,那些我們不經意的行為,可能都在透露着我們的習慣。

當算法已經掌握足夠多的信息,充分地瞭解我們,甚至是預測我們的行為的時候,它甚至可以引導我們的意識,創造我們的需求。個體的意識並非能夠憑空產生,一定是在我們所經歷的一切人和事物的基礎上產生的。當算法足夠了解我們和我們周圍的環境,它就可以為我們創造出虛假的需求。在算法一次次為我們推薦自己“需要”的內容的同時也忽略了另一部分內容,被推薦到我們面前的這部分內容不一定是真正被需要的,相應地被忽略掉的那部分內容也不見得就是不被需要的。而當這一切悄悄發生時,我們也不見得就能夠察覺到自己的意識正在被引導,相反還有可能被算法的“聰明”綁架了心智。

在龐大的數據面前,我們幾近變成了一個透明人,這一點也被愈來愈多的人所意識到,人們開始越來越注重保護隱私,並且試圖去抵抗它,但成效並不如意。如今的網購、網約車、外賣、酒店機票預定等平台全都在幾大壟斷資本的控制下,而前面提到的這幾個大資本控制下的平台無一例外都被捲入過“大數據殺熟”的風波中。況且,每一個軟件都會在《用户使用協議》中向用户要求開放某些權限,對於這份協議,絕大多數用户是不會去看的,就算看了,用户也只有同意或拒絕的權利,根本沒有協商的權利,然而在這個無法遠離互聯網的時代,用户真的擁有拒絕的權力嗎?即便沒有下載軟件,難道信息就不會被泄露出去了嗎?相信大多數人都收到過一條這樣的短信:“你有一個通訊錄好友在【4方】上將你設置為‘暗戀對象’。如果你們……”,等你按捺下激動的心情去下載完軟件後會發現原來只是一場騙局。説到這,不禁要問一問了,剛剛過去的雙十一,你有沒有收到過來自從未購買過的店鋪的信息呢?

如今科學技術的發展在為誰服務


科學技術的研究和應用本來應該是為了更好地便利我們的生活,如今卻讓我們成為了齒輪和數據,帶給我們的只有深深的恐懼和無力。這樣的事情也並非個例,如快手在廁所頂部外加裝計時器,以顯示裏面的人蹲了多久,從而提高員工的效率;亞馬遜使用AI監控系統追蹤每個人的工作進度,並記錄工人的“怠工”時間;建環公司為環衞工人配發手環,當工人原地不動超過二十分鐘時,提醒工人“努力工作”;華為和德邦快遞合作,通過AI視頻監控系統捕捉快遞員“暴力對待包裹”的行為。

大力發展科學技術的目的是提高生產力、減輕勞動者負擔、造福全人類,可如今不斷髮展的技術卻使大多數人在無孔不入的監視下承受了巨大的壓力,自身的隱私權和休息權受到侵犯,負擔被大大加重。我們不禁要問:這是為什麼?

有一種幻覺認為科學技術是客觀中立的,它沒有階級屬性的,但是從上面列舉的幾個在生活中真實存在的事件當中,我們可以看到,優先發展哪些技術並非中立,技術的運用也和階級壓迫緊密關聯——因為如果我們把科學技術放入某個特定的社會環境中去考察時,就會發現社會中的每個階層所處的立場,對科技所持的態度和觀點,以及在社會中擁有的力量是不同的,這就導致不同的階層對科技的應用能力也是不同的——在當下這個勞動從屬資本的時代,資產階級在社會的經濟、政治、文化中佔據優勢地位,資本家就讓科技在實際應用中為自己牟取更多的利益,所以我們看到科技在損害勞動者權益的基礎上為資產階級創造更多價值這種現象就不足為奇了。

科技並沒有為大多數公眾服務,而是在為資本服務!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户發佈,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裏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繫。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