婁炳成 / 待分類 / 淺談隴蜀之城的文化特徵 婁炳成

分享

   

【4方】淺談隴蜀之城的文化特徵 婁炳成

2020-11-20  婁炳成

  我們從隴南的歷史沿革可以清楚地看出,作為行政區劃和地域名稱概念的“武都”,在大部分時間內一直延續使用着,直到民國初年以後,才有了“大武都”、“小武都”之分。所謂的大武都,就是秦漢以降,被稱作下辨道、武都郡、武州、階州、階州直隸州等三級行政管理機構時,所治轄的隴南廣大地域;所謂的小武都,就是民國和新中國建立以後,被稱作武都縣、武都區的四級行政管理機構時,所治轄的大幅度縮小了的現當代地域。

  秦漢實行郡縣制以後,直至民國初年,武都大部分時間隸屬於隴西郡、隴右道、涼州、甘肅行省,少部分時間曾經間斷性的隸屬於梁州、秦州、雍州、利州、陝西行省。武都作為三級行政管理機構,其治轄地域最廣大之時,包括了現在的隴南大部、洮岷一部、甘南一部、天水一部、陝南一部、川北一部,跨越甘陝川三省六地區,可謂地域幅員遼闊,人口結構多元,山川地理複雜,文化形態多樣,民俗特色雜呈,是名副其實的“隴蜀之城”。

  一九八五年,武都地區更名為隴南地區;二零零四年,撤地設市又更名為隴南市。而“隴南”只是一個方位名詞,作為地名很難與一座城市相聯繫;而“武都”就不一樣了,它可以既是一座城,也是一方地域的名稱。因此,我們在探討隴蜀之城文化特徵的時候,要從“大武都”的概念着眼,放在中華主流文化、秦隴區域文化、巴蜀區域文化、氐羌藏等少數民族文化的大背景下去考量,絕不能侷限於現在武都區的行政區劃內,或者是“隴南”這個方位名詞的概念,去思考和探討問題。否則,就會盲人摸象,以偏概全,無處下爪,不得要領。

  我們隴南是伏羲文化、氐羌文化、秦文化、關隴文化、三國文化等諸多文化的重要發祥地之一。隴南市與陝西、四川毗鄰接壤的地理位置,決定了隴南文化中具有秦隴文化和巴蜀文化兩種文化的顯著特徵。如果説,隴南的“山”是秦隴文化的象徵的話,那麼,隴南的“水”就是巴蜀文化的象徵了。因為,隴南的山連着秦嶺,屬於黃土高原;而隴南的水,則是甘肅唯一的長江流域。隴南多山多水,處處山水相連,山水相依。因而,使得秦隴文化和巴蜀文化在這裏相互交匯,相互並存,難解難分。但是,二者又不是孿生關係,並不相同或相似,雖然它們之間相互影響,相互滲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卻又是可以分辨、各具特色、不能混淆的。

  當然,隴南文化中並不是只具有秦隴文化和巴蜀文化這兩種文化的特性。在中國兩千多年大一統意識形態的主導下,隴南在文化、政治、經濟、社會各方面的發展進程中,必然會受到歷史上主流文化的主導和各種區域文化的影響。同時,千百年來的民族大融合,還促進了各民族之間的文化大融合,使得隴南文化還融入了氐、羌、藏、回、蒙等少數民族的文化,這就使得隴南文化呈現出複雜多樣的形態。而在這些多姿多彩的隴南文化形態當中,秦隴文化和巴蜀文化的特徵最為明顯,處於不可忽視的地位。

  秦隴文化是農耕民族和遊牧民族共同創造的區域性文化,在形成的悠久歷史過程中,有着極為博大的吸收性、包容性和融匯性,西周滅商紂吸取了殷文化,秦人破六國攝收關東文化,西漢初期崇尚楚風,北朝保留“五胡”文化原型,隋唐全面融合胡俗南風。這種大範圍地引進、吸收四方文化,不但為秦隴區域性文化的興旺繁榮創造了良好的氛圍,而且一發端就帶有其他地域所沒有的鮮明地方色彩,例如胡襖短靴、帷帽袴褶、女着男裝等服飾習俗,在南方就很少見到,胡餅乳酪、炙肉烤膾、羊羹麥飯等飲食習慣也相異於南方。雖然秦隴屢次成為統一中國的中心區域,但其區域文化的顯著特徵一直沒有完全消失,至今仍是現代中華文化的主流之一。

  巴蜀文化是巴文化與蜀文化的統稱。總體上,巴蜀文化綿長久遠、神祕而燦爛,可坐享天成,亦可以行卒而生;可無為逍遙,更因刀劍而存。文化上兼容儒釋道,以道,注川人風骨;以儒,舉川人仕進;以釋,去川人彷徨;進退之間,死生契闊。巴蜀文化具有很強的輻射力,主要表現在對滇黔夜郎文化和昆明夷、南詔文化的輻射,還遠達東南亞大陸地區,在金屬器、墓葬形式等方面,對東南亞產生了深刻久遠的影響。同時還與中原、楚、秦文化相互影響,尤其是對其毗鄰的甘肅隴南,滲透影響力更大。

  下面,筆者就以隴南的非物質文化遺產、方言、飲食三個方面的包容性、複雜性和多樣性,來探討隴蜀之城所具有的秦隴文化、巴蜀文化及其氐羌文化的一些主要特徵。

  一、隴南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文化特徵

  隴南是中國歷史上農耕文化、畜牧文化和漁獵文化交匯積澱的地域。獨特的區位優勢、悠久的歷史和多姿多彩的民族風情,孕育了豐富的非物質文化遺產資源。截至二零一三年,有三個項目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二十二個項目列入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已公佈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一次六十九項,公佈縣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三百四十項。截至目前,國務院已公佈的三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中,隴南有三項:文縣儺舞池哥晝、武都高山戲、西和乞巧節。甘肅省已公佈的三批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中,隴南入選的項目總計二十二項:隴南影子腔、文縣玉壘花燈戲、西和春官歌演唱、康縣木籠歌、兩當號子、康縣鑼鼓草、康南毛山歌、康縣嗩吶藝術、宕昌羌儺舞、隴南高山劇、禮縣春官歌演唱、徽縣河池小曲、武都木雕、禮縣井鹽製作工藝、成縣竹籃寨泥玩具製作技藝、康縣寺台造紙術、武都三倉燈戲、武都慄玉硯製作技藝、武都角弓咂杆酒釀製技藝等。

  除了文縣儺舞池哥晝、宕昌羌儺舞,屬於具有隴南少數民族特色的白馬藏族和羌族非物質文化遺產之外,絕大多數的隴南非物質文化遺產,都是漢民族的文化傳承。其中,武都高山戲、西和乞巧節等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帶有秦隴文化的主要特徵;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中的絕大部分,也帶有秦隴文化的主要特徵;而文縣玉壘花燈戲、武都角弓咂杆酒釀製技藝、康縣木籠歌、武都三倉燈戲等,則帶有巴蜀文化的某些特性。

  以上文化現象的形成,其主要原因還是與隴南各縣(區)所處的地理位置相關。隴南的文縣、武都、康縣,毗鄰四川廣元和陝西漢中,鄰近湖北和重慶。而除了比較特殊的宕昌之外,其他各縣都毗鄰古秦州天水和陝西寶雞。另一個原因是,歷史上,隴南、四川大部都屬於秦國的勢力範圍,受“秦文化”的影響很深;東漢末期以至整個三國時代,隴南又是蜀魏反覆爭奪、拉鋸式易主的主戰場;南宋時期,這裏又是宋、金勢力的南北分界線之一,是南宋抗金的主戰場之一。而且,隴南還是古老的吐蕃、氐、羌等民族逐步南移的駐足和必經之地,歷時很長。這些歷史上的大動亂、大變動、大會合,使得南北文化在隴南這片土地上相互撞擊,相互會聚,相互融合,無法抗拒地融入到了隴南的文化之中,或者説,促生並形成了隴南文化的主體和主流。

  二、隴南方言的文化特徵

  隴南方言屬於“中原官話——秦隴片——隴南小片”,這是在甘肅方言中的大的分類。實際上,隴南方言極其複雜,就整個隴南市而言,也只能大致分為“西和禮縣片”、“成縣徽縣兩當片”、“武都文縣康縣片”和比較特殊的“宕昌片”。而在隴南,即使是同一個縣,也可以分出“北、中、南片”或“西、中、東片”,甚至更多。同一個縣的同鄉如果在異地出現,除了他們自己而外,外地人因為他們之間彼此語言的明顯差異,會很難相信他們是同鄉。

  以宕昌縣為例,它的縣城西面的方言接近於定西地區的岷縣方言,縣城附近的中部則是地道的宕昌方言,而縣城以東卻又是接近甘南西藏舟曲的方言了,還帶有與其毗鄰的武都西片的方言。宕昌方言裏帶有許多“兒化音”,譬如把“魚”叫“魚兒”;而與其毗鄰的武都,卻直接叫“魚”;又譬如宕昌方言裏把“哪裏”説成是“阿搭兒”,而與其毗鄰的武都,則説成是“咋”或“咋夥”。至於各縣之間,差異就更大了,同是隴南人,卻常常因為彼此語言的不同,而相互嘲弄、學舌和擠兑。

  以“成縣徽縣兩當片”為代表的隴南方言舉例,一般都是後鼻音,“n”“l”不分,基本調子有點像陝西話,但是錯綜複雜,無奇不有,是陝西話所不能比擬的。將“zhi”音讀“zi”,“shi”音讀“si”,“bai”音讀“bei”等等。這片區域中出現頻率最高的代詞“我”,有許多種不同的發音,無法全部用拼音表達,或用文字來敍述,只能從隴南人的口頭説出;其他人稱代詞,也很特別,譬如:“你幾”(你或你們),“捏”(人家),“外家”(人家),“sei”(誰),“外”(他)等等。

  隴南方言雖然複雜多樣,也有趨同一致的。譬如,都把“腦袋”通説成“duolao”(多勞)。如果,筆者注音的漢字“多勞”準確的話,那麼,這就是一個會意詞,意思是腦袋是人體“勞動最多”的部位。但是,筆者並不自信。把“腦袋”説成是“多勞”,極有可能是外來語,即歷史上少數民族語言中對腦袋的的稱謂,而被隴南方言吸納、約定俗成的結果。

  總之,隴南方言中,“西和禮縣片”、“成縣徽縣兩當片”和比較特殊的“宕昌片”,其語音主要靠近陝西寶雞、漢中一帶,以及甘肅隴東一帶的方言;而“武都文縣康縣片”,其語音大致靠近川北方言。隴南方言更多的是南北混雜的語言,主體是北方語系,夾雜着南方語系的一些語音,形成了既獨特又複雜的隴南方言。既使是地道的甘肅人,也不容易聽懂,或只能部分聽懂;同為隴南人,縣與縣之間,也存在着語言交流障礙。流行於民間“碧口不像甘,南坪不像川”的説法,主要指的還是方言語音問題,其次才是民俗習慣與生活習性。

  三、隴南飲食的文化特徵

  隴南民眾依託多樣化的農作物和農業特色產品,融入獨特的地域文化物質,創造出了具有濃郁地域特色的飲食文化,各色小吃花樣繁多,爭奇鬥豔。主要有武都洋芋攪團、米皮、麪皮、西和槓子面、宕昌鍋盔、文縣豆花面、咂杆酒、康縣罐罐茶、禮縣熱麪皮等。此外還有玉米麪面魚、柴火雞、酸菜面片、豆花子酸菜面、蕎粉、麪茶、炕包、蕎麪葉子、地軟耳包子、麥仁酒、蕎麪、苞谷麪餃團、洋芋絲餅餅、韭菜扁食、西和鍋盔、豆花子、肉夾饃、烤羊肉串、燒烤嫩玉米、麻辣洋芋粉、雞湯刀削麪、橄欖油拌洋芋、嫩玉米麪餅、煎餅卷青椒洋芋絲、面果丸子、武都酸菜湯、麪疙瘩等。

  其中,西和槓子面、宕昌鍋盔、肉夾饃、烤羊肉串、雞湯刀削麪、武都酸菜湯、麪疙瘩等,是典型的西北食品,廣泛流行於陝、甘、寧、青、新。而武都洋芋攪團、米皮、麪皮、文縣豆花面、豆花子酸菜面、豆花子、麻辣洋芋粉等,以盛行於巴蜀的麻辣為主,是東北、齊魯、中原、閩越等地人,極不習慣、很難接受的強刺激口味,呈現出了巴蜀文化的明顯特徵。也有隴南所獨有的,譬如康縣罐罐茶,亦稱麪茶,其原料、調料、做法、口感都十分獨特,外地不常見。咂杆酒,主要是武都、文縣民間自釀的類似於醪糟的酒,釀製的主料是紅谷、高粱,用開水泡熱,用竹子小筒吮吸,清香宜人。康縣碾壩一帶的黃酒也很有特色,主料是包穀,是民間待客、月婆子的主要飲品。即是隴南“獨有”的這些飲食,也混雜着南北文化的某些特徵,不是純粹的“這一個”。

  康縣陽壩的“二腦殼”酒,也是隴南民間釀造的特色飲品之一,度數較低,糧食的香味很濃,口感很好,因其甲醇含量較高,需要放在爐子或火盆温熱,揮發掉一部分甲醇,方能飲用。據當地人解釋,它之所以叫“二腦殼”,是因為喝醉了看人是兩個腦袋的緣故。實際上,“二腦殼”是地道的四川方言“erlaokuo”(二老廓),康縣陽壩當地人説“二腦殼”時的發音,也是這樣的。所以,無論其名稱、發音、釀製和飲用方式,都帶有明顯的巴蜀文化的特徵。

  綜上所述,隴南的非物質文化遺產、複雜多樣的方言和花樣豐富的飲食,都帶有秦隴文化、巴蜀文化和氐羌藏等少數民族文化的一些主要特徵與鮮明特色。至於隴南的民俗風情、生活習性、人文景觀、土特產品、手工製作、耕種方式等等,所表現出來的文化形態,也同樣如此。這些綜合性的文化特徵,既是隴南的歷史遺留和歷史傳承,也是我們打造“隴蜀之城”的文化基礎、精神支撐,以及特色鮮明的文化軟實力所在。在打造“隴蜀之城”的系列工程中,如何行之有效地進一步發掘、保護和利用這些已有的文化資源,並融入現代文化特質、氣息和氛圍,是我們必須要解決好的一個重要而複雜的問題。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